Skip to content

Posts from the ‘環境資源’ Category

科學家的情歌:無冰世界

17_201210141916581MPkK-1

大暑將至,「天氣越來越熱」。其實大氣並非大自然的最佳「溫度計」,因為導致全球暖化的額外太陽熱能九成多進了海洋,而大氣平均溫度只是一個統計數字,上升的趨勢總有爭議。

「大自然的最佳溫度計是冰,它可能是氣候變遷最敏感和最清楚的指示計……它不會被意識形態所囚錮。」在氣候科學通識著作《冰融與惡水時刻:無冰的世界》中,曾聯同 IPCC(聯合國跨國氣候變化委員會)及 Al Gore 贏得諾貝爾和平獎的地球物理學家 Henry Pollack 教授,就是以冰川雪原見證的氣候變遷史為背景,回顧現代工業化留下的環境足迹,引導讀者來到科學前沿,審視人類文明正面對的危機。

月前這裏曾見<南極大鑊了>動新聞,指去年有近 35,000 人前往觀光,憂慮「內地客蜂擁炫富」,破壞雪國的生態。Pollack博士則認為,雖然「除了足迹,甚麼都不要留下」的守則仍太寬鬆,尚幸無造成嚴重生態災害,反而「我們一年之中其他日子做的事才真正不斷在傷害南極。」

他說的是全球暖化。人類以化石能源推動經濟活動,不斷排放溫室氣體,導致地球吸熱超出散熱,每秒累積相等於四個多廣島原子彈的熱能。額外熱能令氣候系統失衡,已反映在格陵蘭和南極州冰蓋、北極海冰及各地冰川的變化。

氣候變遷是歷史常態,但由人類活動在短時間推動的暖化則前所未有。氣候學家既要運用氣候科學所知,結合政策互動,建立電腦模型來模擬氣候變遷,亦要從古氣候遺蹟中尋覓線索:300 萬年前,全球氣溫曾比工業前期高出 2 至 3.5℃(大約是各國達致共識的全球暖化上限),當時格陵蘭和南極州西部的冰蓋曾多次大幅融化,海平面比現在高出 20 米。及至最近 4,000 年,海平面變化不到 1 米,最近數世紀間的浮動更不超過 0.25 米。原來有史以來,祖先一直享受相對穩定氣候,但蜜月期恐怕已經結束1

古氣候學顯示的變遷需時以萬年計,我們也許無從憂慮。真正的夢魘是臨界點後不可知的系統巨變。約在二萬年前,地球正由冰河高峯期回暖,海平面曾突然在 500 年內上升 14 至 18 米,等於在由莎士比亞誕生至今的地質史上一剎那,全球河海沿岸城市大部份被毀滅2

The World without Ice” 最終是一部揭示觸目驚心真相的環保著作,但讀來更像情歌,處處流露科學家對冰雪和大自然的呵護。作者一定知道,環保鬥士的當頭棒喝大家都耳熟能詳,讀者更需要吸取足夠的氣候變化知識,才能明白自然環境已不勝負荷。

《無冰世界》和另一本最近熱賣的 “The Climate Casino" 都是最全面的全球暖化導讀,前者深入氣候歷史和科學以及變遷的現場,後者着重氣候和經濟政治的系統互動。若能兩本全讀,當可在紛亂繁雜的氣候變化警號中洞悉全局。我們已經知道,氣候變遷正默默地進行。人類仍有機會改變它的演變軌迹,「不用急,但要快」。

作者最後一問,人類只是借居的過客,「我們將會還給孩子一個破落的無冰地球嗎?」

  • 此段數字由筆者引自聯合國氣候變化報告所綜合的古氣候研究 (AR5: WKI, 428–430)。

  • 約 21,000 年前,正值地球由冰河高峰期回暖的過渡期,海平面在 500 年內上升 14 至 18 米,是古氣候學上著名的 Melt Water 1A

原文刋於蘋果日報 What we are reading